求挠脚心文章要狠一点别抄袭!

栾某 1年前 已收到1个回答 我来回答 举报

opk999 导师

共回答了22个问题采纳率:86.4% 向TA提问 举报

  (我改的完美版)曹梦顺从的坐到了刑椅上,乖乖的把她双脚并排向前平伸,让邪恶的人用皮带牢牢地把脚腕固定在上面.然后又把双手用皮带固定在一起,然后再把手腕的皮带锁在头后的靠背上.
  她又按照要求试着活动了几下,发现束缚并不是很紧,脚能大幅摆动,腿能稍稍弯曲并分开,腰可以左右扭动,胳膊也能左右移动,当然再用胳膊掩盖住身体是不可能了.邪恶的人很满意,在她正前方架起了摄影机,从屏幕中观察这个20出头的女孩.
  曹梦很瘦,虽然身高不到1.7m,但是显得非常修长.她眼睛很大,嘴角自然地微微上翘,似乎总是在微笑.为了这次行动,她还化了妆,打上粉底、带上睫毛、画上眼影、再加上微微发亮的淡粉色口红,更显得妩媚动人.她上身是无袖的银灰色休闲装,下身是棕色的少女七分裤,光脚穿着一双白色的凉鞋,脚上还涂着蓝的指甲油.这身装束肥瘦深浅都恰到好处,不但显出曹梦纤瘦迷人的身材,更使得她的皮肤白皙光滑.
  曹梦感到很紧张.她从没被人胳肢过,不知道当“痒模”被人瘙痒几个小时会不会很难受.但是她很好奇,想感受一下被挠的时候怎么就会哈哈大笑,更何况这份工作还有不错的薪水.她现在担心的是如果很难受,自己能坚持多久?如果很轻松,自己是不是要继续干下去……
  正在她胡思乱想之际,邪恶的人绕到她身后,慢慢把双手放到离曹梦腋下几公分的地方.她的心紧张的咚咚乱跳,下意识地把手尽可能往回缩.邪恶的人用手在空中做出搔痒的动作,曹梦更是感到了一阵莫名的恐惧,想把身体缩起来.
  这时,邪恶的人下手了.十根手指在曹梦的腋下来回轻轻抚摸、转圈.曹梦第一次体会到了这种异样的感觉,痒感不是很强,但是却不太舒服.她扭动着身躯,左右移动着自己的胳膊,一下下的缩着脖子,嘴里偶尔发出一两声“嘻嘻”的笑声.
  邪恶的人看到她这么怕痒,改变了手指的策略,不但加大了移动的频率,更是加了向下的力度.曹梦一下子觉得痒感增大了不少,不再是浮在表皮的难受感觉,而是融在整个腋下的痛苦.她剧烈的挣扎着,幅度比刚才大得多,尤其是一下下地把手往皮带外抽,想挣脱自己的束缚.但是很显然一点用处也没有,反而徒劳的挣脱使她更加难受,于是嘴里发出了一阵阵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邪恶的人动作更大了,更疯狂了,范围也从腋下加大到肋骨上部.一阵阵的痒顺着敏感的神经末梢传到了曹梦的大脑,刺激着她的神经.她现在全身上下能动的地方都在动,从头到腰再一直到小脚趾.可是就是手腕脚腕四条简单的皮带,让她所有的动作都变成徒劳.看着那十根邪恶的手指就在身上肆虐,却没办法阻止,本来心气一向高傲的她就只能用求饶来取得自己的解脱.
  “不要了……哈哈哈哈哈哈……受不……受不了……哈哈哈!啊哈哈哈……别挠……放开……啊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哈哈……休息……哈哈哈……停下啊哈哈哈哈……”
  邪恶的人才不理会她的求饶,反而变本加厉地在曹梦整个肋部和腋下游走.由于痒感不会在手指离开的一瞬间消失,她觉得现在痒的范围更大了.她现在已经把刑椅震得咚咚直响,手脚腕的皮带也发出了铛铛的金属碰撞声,一张美丽的脸庞也被大笑扭曲了.她现在嘴巴根本合不上,眉头也皱在一起,心中唯一想着的事情就是:停下吧!停下吧!痒太难受了!放我下来吧!嘴里自然也求饶不断
  可是不管怎么求饶,邪恶的人都是不停.曹梦现在最好的发泄方式还是大笑不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呵呵啊啊啊啊啊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哈!……不要了……哈哈哈哈……痒死……啊哈哈哈……”
  终于过了20分钟,邪恶的人的手似乎累了,于是停了下来.曹梦低着头,望着自己刚刚被折磨的身体,不停地喘粗气.不过她现在心情一下子放松下来,觉得已经过了1个多小时,心想痒刑该结束了,自己也能拿钱走人了.
  但是邪恶的人却迟迟没有解开她,在休息了不到5分钟后,又一次走到了曹梦身后.只不过,这次手中多了两把塑料刷.当刷子贴到曹梦的两腋时,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咬紧牙关不停地快速呼吸.那种刺痒的触感已经让她很难受了,只是把刷子摆在那里就足以让她紧张的浑身颤抖.
  刷子当然不会一直停住,当它们动起来时,曹梦发出了今天最疯狂的笑声,同时也作出了今天最痛苦的挣扎.随着刷子在腋下的旋转,曹梦心里也被搅得一片混乱,脑子简直比现在的笑声还乱,她分辨不出什么,只觉着自己必须不停地笑、不停地挣扎和求饶.
  “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啊……啊啊哈哈哈哈……救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邪恶的人一直在她的腋下做文章,这次曹梦又笑了足足20分钟.等到刷子停下后,她的笑声都没能马上收住,又轻轻笑了10秒才转化为重重的呼吸声.
  “我……受不了了……结束没有……”曹梦问道.
  邪恶的人摇摇头:“我可以让你多休息一小会.”邪恶的人让曹梦休息了10分钟,看到她脸色和呼吸都正常了,就取出一块布,把她的眼睛蒙上.
  曹梦更紧张了,她似乎又听到了脚步声转到了自己身后,甚至能感到身后好呼吸声和心跳.她紧张的等待,等待着另一次冲击.但是什么也没有,恐惧在黑暗中升级,她觉得自己的腋下越来越敏感,好像下一秒一定会被tk到.
  突然,一股刺痒传来,却是她的脚心感受到的.原来邪恶的人用两根羽毛伸进凉鞋的空隙,在曹梦光滑的嫩脚心上来回搔动.曹梦一点也不为腋下的解放而庆幸,因为她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脚是更加的敏感!随着搔动频率的加大,曹梦的脚也扭动的越来越厉害,嘴里自然还是用笑发泄着痒.
  “哈哈哈……呵呵……嘻嘻……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曹梦觉得自己还能再忍受,所以没有求饶.但是当过了几分钟她的鞋子被脱掉,大脚趾被抓在一起后,她才感到了真正的绝望.在那把塑料刷开始在脚心游走后,曹梦在次发出了疯狂的笑声和哀求.
  “哈哈哈哈哈哈哈……放开……啊哈哈哈哈……求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干了……啊哈哈哈哈……不干……呵呵哈哈哈哈……”
  她那双皮肤细腻红润的脚,也在拼命躲避着刷子的侵袭.可是邪恶的人已经把大脚趾抓在一起了,它们能做的也就十分有限了.那双刷子则是毫不客气地一直在脚心的皮肤上游走,从来没离开过.虽然轻重时有不同,只是更加剧了曹梦的痛苦,让她丝毫没办法适应.
  20分钟后,邪恶的人松开了她的大脚趾,也停止了刷子的行动.那双可爱的小脚丫垂头丧气的趴在那里,蓝色的指甲闪闪发亮.
  (P.S.曹梦还是决定当痒模,原因嘛,是因为她上瘾了 ^o^ )
  第二天,曹梦还是去邪恶的人那里.邪恶的人让她坐在两个高凳子上,用皮带牢牢地把大腿固定在上面,身体用十字架绑住.曹梦坐在椅子上,等待着那一股让她大笑的痒感,让她再笑上几个小时.邪恶的人拿来了一袋白色的粉末,洒在她粉嫩的脚丫上.原来,那是痒痒粉,撒上去后,人会痒不欲生.现在,它开始折磨曹梦的嫩脚底了.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痒痒哈……哈哈嘻嘻痒死了哈哈哈哈……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我的哈哈哈脚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痒死我了哈哈哈哈嘻说哈哈呵呵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好舒服……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
  这时,邪恶的人又用两根羽毛刺激她那双皮肤细腻红润的脚,在曹梦光滑的嫩脚心上来回搔动.这下曹梦可舒服透了.本来脚心处就敏感的曹梦,再被邪恶的人这么一弄,痒点更是推至更高层了,本来怕痒的她连说话都不容易了.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痒痒哈……哈哈嘻嘻哈哈哈哈……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痒哈哈哈我的哈哈哈脚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痒死我了哈哈哈哈嘻说哈哈呵呵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好舒服……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好舒服哈哈哈哈哈”
  这时,邪恶的人把电动刷子拿了出来,他开动电动刷子,向那双细腻红润的小脚伸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呵……哈哈哈哈……不要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三天,曹梦又去了邪恶的人那里.今天,她没有光脚穿着一双白色的凉鞋,而是套了一双短黑丝袜,穿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
  她坐到了刑椅上,乖乖的把她双脚并排向前平伸,让邪恶的人用皮带牢牢地把脚腕固定在上面.然后又把双手用皮带固定在一起,然后再把手腕的皮带锁在头后的靠背上.
  这时,邪恶的人脱下了她白色的运动鞋,看见了她的黑丝袜,说道:“今天你怎么没穿一双白色的凉鞋,倒是穿上黑丝袜了呢?女孩子穿黑丝袜可是要受惩罚的哦.”
  “来吧,正好我想被多挠一会,越痒越好哦.”
  “这可是你说的哦,穿黑丝袜被挠可是要痒上5倍的.”
  说完,邪恶的人脱下了她的黑丝袜,往她的脚心上涂了一些护肤液,说:“这种护肤液,可以让你的脚心敏感50倍,加上黑丝袜可是要痒上250倍的.”
  说完,邪恶的人她的黑丝袜给她穿上.
  邪恶的人这次没有用手直接搔,而是从桌子下取出一对奇怪的东西.暂且叫它们刷子好了:一个木柄,头上是九根并排的木刺.
  这对奇怪的刷子放到脚心上时,曹梦又差点发出一声尖叫.那种刺痒的触感已经让她很舒服了,只是把刷子摆在那里就足以让她娇笑个不停.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嘻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
  刷子当然不会一直停住,当它们动起来时,曹梦发出了最疯狂的笑声.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那双皮肤细腻红润的脚,因为条件反射,正在拼命躲避着刷子的侵袭.可是邪恶的人已经把她那双可爱的脚抓在一起了,它们能做的也就十分有限了.那双刷子则是毫不客气地一直在她的脚心上游走,从来没离开过.
  突然,曹梦本能的反应令她尖叫了声“啊!”.原来,她的下身处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了.“这你就撑不住了?看来你的‘抵抗力’还蛮弱的嘛!”邪恶的人这么一说,她的脸上立刻就害羞得红了起来.“嗯~~继续吧.”
  这时,邪恶的人取出一块布,把她的眼睛蒙上.她紧张的等待,等待着另一次冲击.但是什么也没有,恐惧在黑暗中升级,她觉得自己的脚心越来越敏感,好像下一秒一定会感受到那一股剧烈的痒感.
  “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
  半个小时后,邪恶的人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曹梦真的是精疲力竭,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邪恶的人把曹梦湿漉漉的裤子脱了下来,用两把塑料刷轻轻刷着她裸露的大腿.
  “哈呵呵哈哈……呵呵……嘻嘻……好痒痒……嘻痒哈哈痒死了…………啊哈哈痒哈哈哈……啊哈哈……呵哈哈”

1年前

7898
可能相似的问题
Copyright © 2020 YULUCN.COM - 雨露学习互助 - 17 q. 0.168 s. - webmaster@yulu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