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谦苦读译文许谦,字益之,其先京兆人.谦生数岁而孤,甫能言,世母陶氏口授《孝经》、《论语》,入耳辄不忘.稍长,肆力于学,

许谦苦读译文
许谦,字益之,其先京兆人.谦生数岁而孤,甫能言,世母陶氏口授《孝经》、《论语》,入耳辄不忘.稍长,肆力于学,立程以自课,取四部书分昼夜读之,虽疾恙不废.既乃受业金履祥之门,履祥语之曰:“士之为学,若五味之在和,醯酱既加,则酸咸顿异.子来见我已三日,而犹夫人也,岂吾之学无以感发子耶!”谦闻之,惕然.居数年,尽得其所传之奥.于书无不读,穷探圣微,虽残文羡语,皆不敢忽.有不可通,则不敢强;于先儒之说,有所未安,亦不苟同也.读《四书章句集注》,有《丛说》二十卷,谓学者曰:“学以圣人为准的,然必得圣人之心,而后可学圣人之事.圣贤之心,具在《四书》,而《四书》之义,备于朱子,顾其辞约意广,读者安可以易心求之乎!”读《诗集传》,有《名物钞》八卷,正其音释,考其名物度数,以补先儒之未备.又有《自省编》,昼之所为,夜必书之,其不可书者,则不为也.其他若天文、地理、典章、***、食货、刑法、字学、音韵、医经、术数之说,亦靡不该贯,旁而释、老之言,亦洞究其蕴.尝谓:“学者孰不曰辟异端,苟不深探其隐,而识其所以然,能辨其同异,别其是非也几希.”.
sunyanli 1年前 已收到1个回答 举报

jh_jlh 幼苗

共回答了26个问题采纳率:96.2% 举报

读书人做学问,就像(厨师做菜时)五种味道的调和,酱醋调料一加进去,那么菜的酸咸程度各种味道就顿时有了差异.
对书本没有不读的,穷尽自身力量去探究其中精细微妙的地方,即使残缺的文章破碎的语句,都不敢忽视.
如果不深入探究它的隐秘,来识别事物为什么会是这样,还能够分辨事物的相同与不同,判别事物的对与错,这样的人是很少的.

1年前

10
可能相似的问题
Copyright © 2024 YULUCN.COM - 雨露学习互助 - 16 q. 0.036 s. - webmaster@yulucn.com